纽伦堡和博物馆(三)

Nurnberg
从齐柏林集会场隔湖向西看到的国际军事法庭博物馆(Panoramio网站提供)。

Nurnberg
这是一个马蹄形的建筑,是关押24名纳粹特级战犯的地方。

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又称欧洲国际军事法庭。1945年8月8日,苏联、美国、英国、法国在伦敦签订了《关于控诉和惩处欧洲轴心国主要战犯的协定》及其附件《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后又有希腊等19个国家加入),据此成立的国际军事法庭,于同年10月18日在柏林接受了侦查与起诉委员会对H·戈林、R·赫斯等24名被告的起诉,并于同年11月20日在纽伦堡开始对这些德国主要战犯进行了审判。

根据宪章规定,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有权审判和处罚一切犯有违反和平罪、战争罪和违反人道罪的德国主要战犯及犯罪组织。法庭由4名法官及各指派1名助理组成,4个签字国各任命1名法官和1名助理。组成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的各国法官及其助理分别是:英国的G·劳伦斯爵士、N·伯基特法官,法国的H·D·德瓦布尔先生、R·法尔科先生,美国的F·比德尔先生、J·J·帕克法官,苏联的I·T·尼基钦科将军和A·F·沃尔奇可夫上校,庭长是劳伦斯爵士。对于法庭、法官、助理、检察官,被告或其辩护人都不得申请回避。审判时必须有法庭审判官四人全体出席。庭长由法官推选,原则上轮流担任。定罪与科刑之决定必须至少有法庭审判官三人投赞成票。

1935年,正是在纽伦堡,希特勒宣布了他臭名昭著的《种族法》。这部法律剥夺了德国犹太人的公民权,使他们沦为希特勒的第三帝国的被统治者,犹太人被系统杀戮的大门就此敞开。纽伦堡还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纳粹”是该党的德语缩写音译)走向兴盛的地方,从1933年到1938年,纳粹在这里举行大规模的阅兵和游行,最多的时候纠集了5万人参与。

在纳粹党的老巢清算纳粹暴行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但是纽伦堡在二战中遭到了彻底的破环,其惨烈程度仅次于德国的徳累斯顿市。纽伦堡法院建筑虽然受损,但幸存了下来,美国的建筑师们花费了数周的时间修复了法院,于是这里就成为了名闻遐迩的欧洲国际军事法庭所在地。今天这里依旧是正常使用的纽伦堡法院所在地。

Nurnberg
这是欧洲国际军事法庭所在地,不要和国际军事法庭博物馆搞混了。

1945年10月18日,国际军事法庭第一次审判在柏林举行,自1945年11月20日移至德国纽伦堡城。经过216次开庭,于1946年10月1日结束。法庭对24名被告中的22人作了宣判:H·戈林、M·博尔曼、H·弗兰克、W·弗里克、A·约德尔、E·卡尔滕布龙纳、W·凯特尔、J·von里宾特洛甫、A·罗森贝格、F·绍克尔、A·赛斯-英夸特、J·施特赖歇尔等12人被处绞刑。其中10人被执行(戈林刑前自杀,博尔曼被缺席审判)。W·冯克、R·赫斯、E·雷德尔等3人被判无期徒刑,B·von希拉赫、A·施佩尔、K·邓尼茨、K·F·von纽赖特等4人被判10~20年徒刑,H·弗里切、F·von巴本、H·G·H·沙赫特等3人被释放。党卫军、特别勤务队和盖世太保以及纳粹党元首兵团被宣布为犯罪组织。

纽伦堡审判之后,对其他战犯的审判,由占领德国的各国在其各自的占领区内进行,其中美国在其占领区内的纽伦堡举行了12次对德国主要战犯的审判。


国际军事法庭博物馆

与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相对应的是位于日本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从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由美国、中国、英国、苏联、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荷兰、新西兰、印度、菲律宾等十一国人员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东条英机、广田弘毅等28名战犯进行了审判。审讯历时两年零5个月,开庭818次,最后对28名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板垣征四郎、本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藤章七人被判处绞刑。1946年2月15日,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成立,制造南京大屠杀惨案的日本战犯谷寿夫、田中军吉和野田毅被判处死刑。

Nurnberg

Nurnberg
这里是博物馆的主入口了。

Nurnberg
这个入口真是出人意料的小,并且还要上仅并排能容两个人的楼梯,完全不像国内博物馆要追求气派、壮观的入口。

Nurnberg
进入博物馆的大厅了,右面是接待中心,左侧是参观出来时用的连接走廊,不可逆行。

Nurnberg
这里是售票处,成人正常门票一张要5欧元,优待人员可半价,15人以上的集体票每人4欧元,中学生以下的学生票是1.5欧元,家庭票有两种,分别根据人数的多少是5.5欧元和10.5欧元。当然,博物馆没有向我们收取门票,国际博协的派司还是挺有用的嘛,去了十几家博物馆,几乎没有交过钱。

Nurnberg
这是游客咨询中心了,工作人员是位穿着很随便的德国小伙子。我去过许多博物馆,在欧美很少能看见有如我国博物馆中那么多青春靓丽的美丽女孩在做接待或讲解的工作,如同中国民航和外国航空公司空乘的差别一样。在日本的博物馆中倒是能见到和国内博物馆差不多的情景。

Nurnberg
这是游客取阅资料和休息的地方。

Nurnberg
从这里就开始进入展览区了,不事雕琢的墙面和楼梯之间直接用钢架、玻璃、电梯连通,表现出强烈的现代气息。

Nurnberg
放映厅里播放着介绍纳粹德国的纪录片,旁白是德语,有英文字幕。希特勒正在齐柏林广场上对他的党徒们发表演讲,号召他的追随者们加入冲锋队的行列。希特勒演讲时充满了狂躁的激情,其煽动性是一流的。

Nurnberg
看看那图片上狂热的人群,时隔七十多年了,今天依旧可以感受到当时德国那股疯狂气氛。德国盛产啤酒,尤其是巴伐利亚州的南部德国,酒精的作用常常会使人失去理智。希特勒神经质般的举动和演讲、容克政府的纵容,加上啤酒的作用,常常就会激起人群高度一致的疯狂热情。我在慕尼黑那间当年希特勒闹啤酒馆暴动的HB酒吧中就切身感受到了这一点。偌大的酒馆中坐满了人,每人都端着2升一杯的各式啤酒狂饮,中间一个小小的乐池中,铜管乐队不停地演奏着激昂的进行曲,整个啤酒馆的人被这个乐队和啤酒调配地热血沸腾、情绪高昂。搞得我一个哥儿们直嚷,要是在那个时代,老子也卷起袖管上战场了。二战的历史告诉我们,当一个民族被别有用心的人以某种情绪煽动起来,进入一种癫狂的状态并付诸于大规模的行动后,将会给自身和他人带来不可挽回的痛苦。回国后我看到报道说这个HB酒馆在上海的浦东也开了家分店。

Nurnberg
简陋、冰冷的砖墙禁锢着一个邪恶的幽灵。

Nurnberg
图片中展示的场面我们在许多纪录片中都看见过了,中间是整齐划一的冲锋队、党卫军队列,周围挤满了伸直右臂高呼“嗨,希特勒”的人群。现在这个手势在德国是非法的,会激起人们的极端反感,大家有机会到德国去的话,请千万不要认为好玩在公众场合做出任何涉及纳粹的手势。

Nurnberg
从未经装饰的建筑结构上可以看出,当年这里被盟军炸毁了,混凝土的结构是后来建的,和当时的砖石结构融合到了一起。图片上纳粹德国军队的大炮没能阻挡住盟军的脚步。

Nurnberg
到处都是阴森森的。

Nurnberg
到处都弥漫着钢铁与血腥的恐怖。

Nurnberg
这是国会纵火案的图片。

Nurnberg
1889年4月出生于奥地利布劳瑙(Braunau am Inn)、曾梦想成为画家的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在1934年8月2日德国总统兴登堡病逝后成为了德国总统,他将总统与总理两个职务合二为一,称为元首,开始了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历史,欧洲进入了悲惨的时期。

Nurnberg
希特勒的故乡——奥地利的布劳瑙(Panoramio网站提供)。

Nurnberg
希特勒出生时的房子(Panoramio网站提供)。

Nurnberg
希特勒的家——Salzburger Vorstadt街15号(Panoramio网站提供)。




[本日志由 张小朋 于 2009-02-26 11:03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Tags: 纽伦堡 国际军事法庭 博物馆
评论: 1 | 查看次数: 7710
  • 1
top [2009-03-22 11:06 PM]
外国的博物馆有点儿味道,不像国内的搞得跟夜总会差不多,过度装修了。
  • 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