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公众服务随笔

长期以来,我越来越觉得传统型博物馆在与公众的沟通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尤其是我们国家在博物馆文化尚未成为国民生活的一部分的时候,长期沿用的“以物示人”的展示方式带来的是博物馆与公众的隔阂。

首先,历史文化类博物馆中的物是人活动的产物,没有人焉有物,况且很多的物不是仅依赖看就能看懂的,因此,我们需要合理利用技术手段,将物恢复到历史空间中,通过人的各类感官来认识、思考物的功能属性,再进一步探究其延伸属性。

其次,博物馆是社会知识总集合的场地,我们普遍认为博物馆的储备只有一个唯一的来源,就是对物的积累,因此,很多与考古所分离了的博物馆在大喊要“资源枯竭”了。我认为,博物馆的知识储备有“软”和“硬”两个来源,“硬”的资源就是物,而“软”的资源则是透过物对历史的认知,这种“软”的资源除了来自于博物馆领域专家之外,更多的还蕴藏在社会中间。对于这种蕴藏在民众中的资源,传统的博物馆很少有顺畅的渠道把它吸收进来,进而转化成能提供给社会公众使用的知识储备。我们的博物馆每年都倾尽财力、物力和人力举办众多的展览,可是这种展览却是没有生命力的,展览周期一过,被拆得无影无踪,博物馆并没有因为展览办得多而获取了更多的资源积累。因此,我们需要开创具有生命力的展览,通过技术手段,将展览与社会公众联系起来,使得展览能够吸取公众的认知,并将这种认知转化成博物馆的资源,进而成为展览的一部分。这种展览举办的时间越长,其积累的资源就越多,内容就越加丰富,社会影响也会越大。




评论: 4 | 查看次数: 4931
  • 1
NJSM [2017-08-27 07:04 PM]
请问张老师,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会展出吗
张小朋 [2012-11-24 10:30 AM]
回复大熊猫:很抱歉,南博没有大熊猫标本收藏。
大熊猫 [2012-09-10 01:59 PM]
张老师,您好,你的大名早有耳闻,一直没有当面向您学习。非常冒昧地给您留言,因为有事相求。我是南师大的教师,我的导师是研究大熊猫的,想知道南京博物院是否有大熊猫标本?如果有的话,想知道相关信息如采集时间、地点、标本上书写的名称是否为猫熊等。因为看博物院的告示是在闭馆,所以想麻烦张老师,不知道张老师是否方便,也不知是否能回复,在此先谢谢了!13601586224陈炳耀
无知小孩 [2012-08-16 06:59 PM]
大家看了怎么不给下评价呢。。。人家吐心吐血的写得这么深刻!
首先我总结哈子,就是以“实物”为导向已经渐渐倾向为以“信息”为导向了,这个都懂得啦!神马互联网那些我就不写了,我国的博物馆在长期的发展和形成自己的做法和经验,重视传播过程的组织,精心设计和实施展览,但轻视对传播效果的调研,展出后不问我们的反馈,重视领导、专家的评价,轻视普通公众的感受,花了那么多钱,丝豪体现不在观众这块,虽然大多数的博物馆在搞数字化,说起这个,真是让我很不淡定,虚拟全景就那么几个图拼接在一块,真是忽悠我们,漫游的呢,又是各种技术障碍,那个身边的博物馆,玩了一下,插件各种问题!继续努力吧。。作为文化的传承者,你们的责任可是很深远呀~~~看专家写得这辛苦,我这不懂事的小孩乱说说,莫怪才是~~
  • 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