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李绍明先生

据《华西都市报》2009年8月21日报道:2009年8月20日凌晨4时16分,我国著名的民族学家李绍明先生因肝癌晚期,肾功能衰竭在成都撒手西去。辞世前10多个小时,备受病魔折磨的他扯掉氧气管,和学生李星星在病房里对唱京剧《甘露寺》(笔者注:应为《空城计》),“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这个为了民族学研究工作耗尽一生心血的老人,用这种激情豪迈的方式,走完了他的75载春秋,离开了他钟爱一生的事业,他的亲人,还有他满天下的桃李。

呜呼,先生壮哉!
 
第一次见到李先生是在1982年的夏天,那时我还是四川大学考古专业二年级第二学期的学生。初见先生不是在大学的课堂上,而是跟随着先生走进了大西南的腹地,让我这个在城市中长大的年轻人第一次领略到了祖国壮美的山河、神秘的民族文化。那一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民委和中国民族学会为二滩水电站的建设规划,组织了“六江流域民族综合科学考察”,川大童恩正、林向先生和时任四川省民族研究所副所长的李绍明先生带领我们80级考古专业的二十个学生分几个小组分赴四川省盐边县、冕宁县、西昌市、米易县等处开展考古学和民族学的田野调查。因为那时我很顽皮,童先生特意把我放在他亲自带领的那个小组中,在盐边县进行田野考古和民族学的调查。童先生和李先生是至交好友,因而我有幸跟随着两位我国当代考古学、民族学的大师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田野工作。
 
在野外工作是很艰苦的,尤其是在改革开放刚刚开始不久的那个年代,祖国西南腹地的盐边县县城只有短短的一条一两百米的街道,两边尽是低矮的平房,由于这里处于二滩水电站的淹没区,政府一直未能在此投资建设。我们的工作目标是田野中有文化堆积露头的断层、是高山中的苗族、傈僳族,这些地方车是很难到达的,很多的时候全靠我们的双腿走过去。李先生那时正值壮年,体态微胖,带着一副黑色的宽边眼镜,带着我们一群18、9岁的学生步履轻松地穿行在人迹罕至的美丽山川之中。李先生为人直率、豁达,并不把我们仅仅看作是时时需要耳提面命的学生,经常在跋涉途中给我们讲他在民族学田野工作中的见闻、趣事。记得有一次他说,你们童老师走遍了西南的山山水水,可他最怕一样东西,那就是蛇。恰巧那一天,童先生蹲在地上休息,班上的一位大胆的女同学用树枝从草丛中挑出了一条死蛇,并移到童先生的背后叫他回头看,童先生回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猛然弹跳起来,原地转身倏然后退。李先生和我们一帮学生在一旁捧腹大笑。请大家不要用课堂上师生间严格的界线来要求我们,在田野工作中,老师和学生间常常是打成一片、亲密无间,他们更像是我们的兄长。
 
一个多月的考察工作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几个小组都取得了丰硕的第一手资料,在六一节前一天我们回到了渡口市(现攀枝花市)位于炳草岗的市政府招待所。童先生要求我们尽快完成调查报告的编写,不要把工作带回成都。我和其他四位同学是童先生带的白苗(苗族的一支)考察组,手里有第一次收集到的白苗老人口述“创世纪”的录音,我们几个一合计要连夜将录音整理出来。整整十个小时的漏夜奋战,第二天早晨,我们终于拿出了厚厚的一沓近两万字的文稿。记得半夜时,李先生曾过来要我们去睡觉,可我们都坚持着不去。李先生离开一会儿后,童先生也过来了,可他没有说什么。后来我们才知道,李先生见劝不动我们,就跑去找童先生了,童先生说学生们需要这样的锻炼,他们还很年轻,现在这样做,对他们会有好处。

1989年的初夏,成都和全国一样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事儿,而且比其他地方事态更为严重。恰巧6月5日是我答辩论文的日子,李先生是论文答辩委员会的主任。我的那篇论文是从体质的角度研究羌族和彝族的族源关系,调研、写作期间,李先生为我只身深入布拖、普格、茂汶地区测量人体、收集第一手数据提供了许多有益的指导和帮助。6月5日那天一早,我一走进答辩室,就看见李先生已端坐在那里。先生告诉我,为了不耽误事情,他起得很早,大约六点钟就从文殊院附近的住处骑自行车出来了,可路上还是不好走,盐市口一带被封了,因为人民商场被烧毁了。李先生绕了很大一圈,才艰难地骑行到了位于九眼桥的四川大学。

到了2007年,我已有十余年没有再见到李先生,那一年,南博和宜宾电视台达成协议,联合拍摄《抗战中的中央博物院》,作为参与者我知道拍摄这个专题片,一定少不了李先生,因为中央博物院的前辈大家马长寿先生的皇皇巨著《凉山罗彝考察报告》就是由李先生整理出版的。初春的一天,我按约来到了李先生的家,先生一眼就认出了我,和师母一起热情地把我和同事让进了家里。看上去,先生面色红润,行动敏捷,最让我想不到的是先生竟兴冲冲地从书房里拿出了一张1982年6月那次考察时大家在渡口的合影,并毫不迟疑地指出了照片上的我!要知道现在的我已被归入肥胖人群,早已不是二十七年前那个瘦削的学生摸样了。

为了表达做学生的心意和南博对先生的敬意,我们真诚地邀请先生和师母到一个较好的饭店吃饭,可是二老真是非常客气,执意不肯去,我们坚持到最后,先生才勉强同意由他和师母带我们去文殊院边上的一个很普通的饭馆吃饭。席间先生很健谈,回忆起往事仿佛历历在目,说起马长寿先生更是如数家珍。先生说马先生四十年代在凉山彝族地区的调查是我国第一部科学的、详尽的民族学田野调查报告,可惜的是长期以来没有被整理出来,一直以手稿的方式存在。现在手稿散见在东北、海外、西安等处,李先生收集了完整的手稿影印件,历经艰苦的努力,终于将马先生的这部民族学巨作整理完成。一年后李先生走进了《抗战时期的中央博物院》影片,亲自向我们解说马长寿先生在彝族研究上的卓越贡献,同时展现了我国两代民族学家的风采。

弹指间,两年又过去,忽然间突闻噩耗,李先生告别了他热爱的民族学事业,并且是以那样豪迈的方式走进了永恒。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先生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态度践行了自己终生的追求,回归了他挚爱的大地,融入了中华民族奔腾不息的洪流。

先生,永恒!

李绍明先生

2007年和李先生在四川民族研究所会议室,前面摆着的是马长寿先生《凉山罗彝考察报告》、《彝族古代史》的手稿影印件以及李先生整理出版的书籍。

李绍明先生

1982年“六江流域民族综合科学考察”全体人员在四川渡口市(今攀枝花市)的合影。前排左起第六位戴眼镜微胖者为李绍明先生,前排左起第九位是著名的考古学家、科幻文学家童恩正先生,童先生旁边双手扶膝者是著名文化人类学家汪宁生先生。很荣幸,我当时也在其中,这些大家学者仁厚谦逊的风范和严谨的治学态度使我终生受用。

--------------------------------------------------------------------------------------------

补记:上面这张珍贵的照片是绍明先生所藏,2007年3月23日我到先生家里去拜望,刚进房门一会儿,先生就兴致极高地冲进书房拿出了这张保存了四分之一世纪而非常完好的照片!先生记性很好,清晰地记得我们几位同学通宵整理材料的那个夜晚,那篇关于盐边县白苗的民族学调查报告后来收入了先生编纂的《雅砻江下游考察报告》中。

多次的搬家使我找不到这张照片了,当时在先生家里的窗台上,我怀着激动和对先生崇敬的心情拍下了这张照片,未曾想,那一天竟凝固成为了我对先生永恒的记忆!

这张照片中有近一半是我们四川大学考古专业80级的同学,我把这张照片传给了多位同学,他们和我一样为重获这张照片而兴奋,为先生的逝去而痛心。我们这个班上的同学有很多在事业上建树颇丰,一直是催我奋进的动力。

前数第二排左起第二位是卫国先生,四川省博物馆陶瓷修复专家;第四位是王毅先生,现成都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成都博物院院长、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他旁边双臂相抱、戴眼镜者是李安民先生(班上的诗人、美声歌唱家),现任昆明市文化局副局长;李安民旁边戴墨镜者是李映福先生,现任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学系副教授、博士。前数第三排右起第三位是曹学群先生(差点儿进少年班),现任湖南省博物馆民族民俗文物部主任、研究员;第五位是何昌林先生(足球场上的一堵墙),现任江苏省工商联副主席;第七位是刘嘉先生(班上的第一帅哥),现为重庆出版集团图书发行有限公司负责人;第八位是卢丁先生(班上的围棋九段),现任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系主任。后排左起第二位是李连先生(我们的班长,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现居日本东京,任日本某公司IT事业部部长;第三位是王勇先生(班上的第一藏书家),现任湖北大学女性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第四位是傅正初先生,现任《成都晚报》记者,著名的陶瓷鉴赏专家;第五位是巴家云先生,中国人民银行四川分行的钱币史研究专家;第六位是李军辉先生,原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纪念馆副馆长,现移居英国伦敦;第七位是田建先生(班上的老大),现任昆明市博物馆馆长。这张照片里还缺了一位男同学,就是现任重庆市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重庆市政协常委的林必忠先生,看到照片后我很奇怪,这位现在致力于反诈骗、性格直率、刚烈的重庆崽儿拍照时跑哪里去了,懒觉睡过头了?




[本日志由 张小朋 于 2009-10-03 00:10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Tags: 李绍明
评论: 4 | 查看次数: 5897
  • 1
重庆崽儿 [2010-01-09 10:23 PM]
说我懒觉睡过头了?我可是一个不喜欢睡懒觉的人。当时是会故旧去了,不便展开议论。
王国平 [2009-11-24 05:51 PM]
作者先生,你好,我是王国平,目前正在主编《李绍明纪念文集》,想将你的文章收入其中,盼能将你的文章、简介和照片(一定要精度高些)发给我。我的手机13730862121,QQ;750475554。直接发到QQ邮箱也可。谢谢。
张小朋 [2009-10-04 05:28 PM]
第三排左起第四个
江南一叶 [2009-10-03 01:43 PM]
张先生,照片上哪位是您呢?
  • 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